监狱里走出来的作家 杜子建的传奇人生

时间:2021-08-10 23:49编辑:作者

大学生创业网讯 童年经历

杜子建1966年8月出生于贵池市茅坦乡。童年的杜子建是开心的,殷实的家境使他整天过着快乐无忧的生活。

对于酷爱书的杜子建来讲,上学是他一生中最开心的时期,尽管在学校里非常调皮,他的成绩还是挺不 错的。那个时候爸爸妈妈一直教会他,要认真学习,不然长大将来只能回家修地球了。幼年的子建也非常懂事,天天除去吃饭就是看书,然而运势多舛,1983年家一 连串的遭遇让杜子建几乎失去了全部期望。

突遇失火 1983年深秋的一个夜晚,杜子建家里着火。一套三进三出的徽式民居,家的全部财产,就如此化为灰烬了。经历失火,对杜子建产生了心灵上的影响。

杜子建也因在救火慌乱中踩上铁钉而染上破伤风,乡下缺医少药,当爸爸妈妈将他送到池州医院时,大夫表示无奈。最后杜子建竟奇迹般活了过来。但从此,杜子建变了,他的性格特点开始异常暴躁。

生活低谷 失火过去一年后,杜子健爸爸妈妈相继病倒,家境也远不如昔,杜子建不能不辍学回家,和姐姐一块保持 一家六口的生计。强烈的自尊使他渴望其他人感觉到我们的存在,他读《三国演义》、《红楼梦》想用文化来提高自己,可现实生活又使他感到虚幻,他想用酒精来麻 醉自己,然而却是举杯消愁愁更愁,压抑总要宣泄,他想用暴力来征服这个世界。他常随身携带两把尖刀,像仗义的游侠——堂吉诃德,到处打抱不平。秋收了,粮 站里不收农民的余粮,豪爽的杜子建看着辛苦了一年的农民,为了卖粮不能不阵阵哀求“公家人”,气就不打一处来,上前就将“公家人”一顿“维修”;看到街头 的“江湖人”,用甜言蜜语将乡民的血汗钱骗进腰包,他就上去给人一顿痛殴;看到乡村干部的子女狗仗人势,他就给人一顿暴打。用杜子建我们的话说,当时是打 遍茅坦无敌手。走在生活十字路口的杜子建就如此整天在酗酒、斗殴中消沉,而自己却常常有着英雄般的感觉。

陷入牢狱

1990年盛夏的一个黄昏,喝得酩酊大醉的杜子建,与4个湖南的捉鳖人打架,将其中一人打成重伤。几天后,被警察带走,不久,他被判刑6年,投入望江九成监狱。

生活对我来讲是一个非常空泛的题目,浑浑噩噩地走过了很多岁月,没考虑,徒然浪费地抛掷着光阴。不知晓啥是生活,啥是丰富。——摘自《活罪难逃》

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刻,杜子建彻底绝望了。六年,生活最好看的好的黄金岁月从此要在监狱里度过了。刚进监狱时,他常常惹是生非,和狱警对着干,非常长一段时间,他一直在监狱里做着逃跑的筹备,他感觉到监狱四周的大墙出奇的高,没了自由,连风都是冷的。

杜子建来时几乎没带什么东西,一箱子书倒成了他唯一的宝贝。空虚的时候他会静静地徜徉在书的世 界里,也只有在此时,他才能找寻到一份是我们的平静。由于常常喝酒滋事,他被关过多次禁闭,在被关禁闭的日子里,书是他唯一的朋友,这时中队的杨指 导员也常常从窗户口为他塞进一两本书,这让杜子建非常奇怪,他不知道指导员为何这么做,虽然和指导员谈活话不是不少,但杜子建总能从他那里找到一丝理解和 尊重。

春节了,监狱的新年有它特别的过法,几百号犯人聚在一块,大多数人又展露了当日的绝活,这是一个 非常敏锐的时期,大伙都尽可能维持着放松,克制思家的心情。1993年29已经过去了,海量犯人的家属亲戚来了一拨又一拨,杜子建却没等到家的任何消息, 在监狱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说法,头年包裹二年信,三年四年没人问,难道家人真的那样冷漠,才二年啊,那一夜,杜子建失眠了。大年三十早上,很多人都在推荐着 家人送来的烟、糖果,唯有杜子建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不远的小丘上,没腊肉和香肠,“连苍蝇也不在他身边呆了”。他孤独地看着天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正在 这个时候,有人喊,杜子建接见。杜子建一时愣了,这时家还会来人吗?他急忙跑出去,见到的却是指导员的夫人,他顿时愣了,满监子的烟粽子使他陷入浓浓 的亲情中,他的泪眼模糊了。事后,杜子建找到了指导员,指导员说,子建,其他人有人压岁,你也有了,你呆在这里才两年,我来这工作已十一年了,人心都是肉长 的,我能不想家吗?好好改造吧,家人何尝不是一样的心情在等你呢:杜子建沉默了。

此后,杜子建收敛了很多,他愈加热情地看书,写作,其中一篇诗作《雪》还在《安徽新岸报》上发表了。和指导员的交往,杜子建更是体味到了啥是尊重,杜子建说,就像苏芮的《牵手》唱的一样,我一直感到指导员在牵着我的手,用潜移默化的力量感触着我前行。

指导员不断地用我们的人格感化着杜子建。一次,杜子建和很多犯人在一山脚下施工,因为全身投 入,他根本没注意到头上一块大石摇摇欲坠,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是指导员果断地挺身而出,把杜子建扑了出去,而指导员的背部却被砸成重伤。一个警察能在 生命的关口,用我们的血肉之躯去抢救囚犯,这是何等的人格。杜子建第三折服了,他拒绝狱友抬指导员的需要,一个人背起指导员就往医院跑去,这一次,他流泪 了。

积极改造

杜子建像完全变了一个人,他愈加积极地投身改造,因为表现好,1996年2月20日,他被减刑一年提前获释。离开监狱的那一天,杨指导员破例拉他喝了 酒,指导员说,子建,你目前是自由人了,你目前当着我的面说,你将来还是否会再来这个地方?杜子建了解指导员的意思,往事重新浮过脑际,从对着干到朋友, 是指导员挽救了他。离开监狱大门的时候,“杜子建打破了出监狱不回头看的“规矩”,频频回头,他暗下决心,换一种身份再来九成。

出书

没什么能牵我的手,那样我只能自救,只有努力,生命的流逝才能使我真的抵达我们的光明。没哪一种获得是不付代价的。——摘自《活罪难逃》

借钱门店经营

走进现实的生活,杜子建心中空荡荡的,感到无所适从。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,以前的古式建筑已荡然无存,巨大的变化给了他强烈的陌生感,想有一番作为的杜 子建去了上海。妹妹也去那里打工,为了让哥哥能重新做人,她借了一笔钱帮哥哥开了一家餐馆,因为性格是什么原因,餐馆没开多长时间就关闭了。这时,杜子建认 识了一位同乡女生,感情的慰藉并没使他丧失期望。后来,他又开了一家面馆,起初业务非常不错,可紧接而来的八运会又使他陷入烦恼之中,因为所在路段交通管制, 业务顿时清淡下来,女朋友也以爸爸妈妈不认可为由,提出分手。受了刺激的杜子建近乎崩溃了。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经历这么多磨难,他甚至想到了死。这时是妹 妹打动了他,她说:哥哥啊,你受了这么多苦,我期望你坚强起来,你是我的精神支柱啊,我不可以没你,你去世了,我也随你而去。亲情使杜子建鼓起了重新活下去 的信心。

一连串的打击使杜子建感到四处茫然,他天天奔波也不知晓自己在做些什么,总感觉在逃,更多的绝 望,更多的希冀。这个时候,妹妹的一句话开导了他,哥哥,你可以把心里想的写出来啊,你写给我的信语言优美,极富文采和哲理,大家单位都在传抄呢。一句话提醒 了杜子建,冥冥中他好像感到找到了我们的精神归宿。

写作出名

1998年夏,杜子建在上海租了一间昏暗窄小的民房,他封上了门窗,房内仅一桌、一椅、一床,从此,他把自己锁进了又一个“牢房”,开始了炼狱般的写 作。思绪滚滚而来,忘我的工作使他忘却了时间,只有在痛哭时杜子建才能从回忆中醒来,面对1日苍老1日的哥哥,妹妹怕了。她觉得哥哥疯了,患了精神病。整 整两个月不分昼夜的写作,杜子建完成了近五十万字的作品——《活罪难逃》。划完最后一笔,这位坚强的汉子再也忍不住了,他踉踉跄跄地跑出房门,仰天长叹一 声,我杜子建终于“逃”出来了。说罢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潸然泪下。周围的人惊异地看着这位满头白发的“中年人”,一时间全傻了。

圆梦

这就是生活,即使你是个赢家,你依旧还要被囚禁,虽然你在这上面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和挫折,但,它还要被一代一代的人,生生不息地演绎下去,直到永恒。——摘自《活罪难逃》

完稿后,杜子建回到了故乡,颇具革新思维的他率先在当地开了间茶馆,吸引了海量的少男少女,俞桂兰就是其中一位,她从省城建工学院毕业没多长时间,刚走上工作岗位。

在池州、在茅坦,杜子建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。刚参加工作的俞桂兰自然也听说过,在她的想象中,杜子建应该是个非常凶非常暴躁的人物,可是几次接触后,俞桂兰发现杜子建并不像想象的那样,相反,人非常健谈,也非常有思想,两人特别谈得来,悄悄地,小俞对子建产生了爱慕之情。

对此,小俞的兄弟姐妹一致反对,他们劝小俞,一个大学生如何能嫁给一个“劳改犯”,家家徒壁立的人呢,倒是小俞的爸爸妈妈挺支持。2000年春,两人将一间旧仓库改为新房,毅然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。

杜子建的长篇小说原稿在当地非常快一传十,十传百地读开了,1999年冬,在池州作协举办的一次 笔会上,杜子建作为一业余作者上台发言,他独特的经历,感情充沛的发言引得在场作协职员的浓厚兴趣,《清明》杂志主编段濡东更是连夜读完了这部长篇小说, 看后予以极高评价,在和杜子建一番长谈后,段濡东亲自多方联系出版社,出版这篇小说。

几经周折,段濡东虽然有的沮丧,但并不气馁。他坚信,是金子总会闪光。转眼到了年底,2000 年11月25日,安徽年轻人作家创作会议召开,京沪有几家出版单位也应邀派人出席会议。一天晚上,出版界与作家举行茶话会。段濡东(借此机会介绍了杜子建 的这部作品。作家出版社的资深编辑、作家张水舟先生听后非常有兴趣,当小说读了一半后,张水舟找到段濡东大拇指一伸说:“老段哪,慧眼啊!真该给你颁发伯乐 奖!”段濡东这才松下一口气来。

为了照顾好杜子建,俞桂兰辞掉了工作,两人去了北京,在北京,杜子建几易其稿,俞桂兰则拼命打工,还要为子建烧饭、洗衣。2001年7月,当杜子建手捧着墨香犹存的书亲自送给俞桂兰时,两人不由自主在大街上相拥而泣。

《活罪难逃》飞速走红大江南北,杜子建也一下子成了名人。2001年8月13日中央电视台《东 方纪事》栏目组专程与杜子建一块儿到九成监狱,做了一期《铸魂之地》的节目。几十位狱警前来迎接,面对老公过去呆过5年的地方,俞桂兰抑制不住失声痛哭, 杜子建心中更是百感交集,出狱近6年了,他终于达成了当日跨出九成监狱大门时心里的许诺,换一种身份来到了这里。

在和狱犯谈天的时候说,杜子建说,生活最大的痛苦不是失去自由,而是对失去自由的漠然。杜子建的农民、囚犯、作家的道路可能能给很多年轻人以启示,只须你热爱生活,生活同样会给予你丰富多彩的明天。

编辑 王钰

本文标签: 创业案例

上一篇:宿州籍在京高校毕业生 回乡创业有扶持

下一篇:没有了